莫锡文学 > 短篇女频 > 丝丝入骨 > 第120章 全文完结

丝丝入骨 第120章 全文完结

    南城的秋季很短, 黄金十月,夏季湿热的暑气被秋季的凉意打散,空气中秋风微凉,是一年中最为舒服的时刻。
    军区大院道路宽阔干净, 地上偶有几片落叶在风中打旋儿,黑色的车辆停在了小院门口,季凡站在院子门前, 接过了季铮怀里的季烛。
    “爷爷~”到了爷爷怀里, 小家伙抱住了爷爷的脖子, 脸蛋在他的脸上轻轻蹭着,像极了撒娇的小猫咪。
    小家伙一岁半多了,说话也不会磕巴了, 奶声奶气地叫出一声爷爷, 堪称撒娇的一把好手。
    季凡抱着季烛的力道都放柔了许多,他的鬓边已经有了白发, 头发剪得利落, 即使五十多岁的年纪,身材依旧挺拔, 儒雅英俊。
    妹妹一声“爷爷”叫得,季凡的神色也和缓了许多, 他笑起来,抬手摸了摸她的脸。爷爷手指粗糙, 轻轻摸蹭脸蛋, 让季烛有些痒。季烛边躲闪着, 边咯咯笑着,小手握住了爷爷的手指,道:“不敢啦,不敢啦。”
    听着孙女的笑声,季凡心中软化,小心地收回了手。
    收回手后,他看了一眼刚从车上下来的季燃,招了招手,道:“阿燃过来。”
    季燃身上还背着书包,他笑着跑了过来,叫了一声:“爷爷。”
    四岁半的季燃已经算是儿童了,声音也清亮,少了些软萌,多了些少年气,他的眼睛和眉宇都格外英气,但笑起来时,仍是稚童的模样。
    “好了,今天你们和我在一起,让爸爸妈妈去忙。”季凡签牵过季燃的手,摸了摸他的头,和孙子孙女说道。
    姜格看着季凡一手抱着一手牵着,丝毫没有疲色,她微微放心下来,但听季凡这么说,又不好意思起来。
    她和季铮倒不是出去忙,南城游乐场那边开了新的游乐项目,孩子们还太小,不适合带过去,季铮准备先带着她过去测评一下。
    当然,这是季铮的说法,其实她心里知道,季铮想和她独处,共享两人世界。
    有了孩子以后,两人独处的时间很少,但每个月季铮都会想法子让两人单独待一天。他们是父母,但更是个人。
    每次两人出去,大部分都是小姨帮忙看孩子,但小姨前段时间因为有事儿回老家了。季铮周末的时候,提了那么一句,季凡就主动说要帮着带孩子。
    在以前的时候,父亲单独带过阿燃,但那时候季燃也已经长大了。现在季烛还小,也还有季燃,姜格怕季凡应付不过来。
    姜格犹豫了一下,道:“要不……”
    “妈妈你们去吧。”季燃打断了她。对于父母每个月离开那么一天,他已经习惯了,也逐渐明白了为什么离开。季燃乖巧懂事,自然是希望父母开心的。
    季凡看向季燃,季燃牵着爷爷的手,抬头看着爷爷,笑眯眯地说:“我会帮爷爷的。”
    姜格心里一热。
    季铮看着儿子,又看看父亲,最后牵住了姜格的手,和季凡他们告别,道:“那我们先走了。”
    在早上起床的时候,季铮已经和季烛解释了今天爸爸妈妈会不在。季烛虽然有些不太乐意,但也同意了。现在分开,她又有些不舍。小手拽着爷爷的衣领,看着父母上了车。
    姜格上车后,打开车窗,扒着车窗看着一双儿女,叮嘱道:“你们要好好听话啊。”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季燃说完,和季烛道:“妹妹,和妈妈说再见。”
    哥哥虽然年纪不大,但季烛向来听哥哥的。爸爸妈妈离开了,但爷爷和哥哥还在呢。这样一想,季烛又踏实了下来,她挥了挥小手,对着爸爸妈妈道:“爸爸妈妈再见。”
    季铮身体微微前倾,淡淡一笑,冲她挥了挥手后,发动车子离开了。
    车子离开,后车镜爷孙三人的身影越来越远,姜格的视线没有移开,旁边季铮笑了笑,问道:“担心吗?”
    “嗯?”姜格回神,听清楚季铮的问题后,她笑了笑,收回了视线。
    “不担心,就是感觉刚刚那个画面挺美好的。”
    爷爷抱着孙女,牵着孙女,站在干净平坦的路上,目送着他们离开。这种画面,真的是挺美好的。
    车子驶离了大院,季凡牵了牵季燃的手,道:“阿燃,我们回家吧。”
    现在是上午九点,早上的时候,梁清阁被朋友叫去打牌,季显也陪着她去了。现在家里就只有季凡和赵阿姨。
    进了家门以后,小朋友们和赵阿姨打过招呼,赵阿姨开心地应了,季凡带着他们上了楼上的书房。
    季凡的书房,以前还算是个书房,因为他虽然从院线集团退下来,有些工作还是需要他亲力亲为的处理。但是现在,书房里已经堆满了童话书,另外还有各种益智类的玩具,另外还弄了一个围栏。
    进了书房后,季凡把季烛放进宝宝围栏里,季燃现在个子高了,围栏也拦不住他,他自己就能进去了。看他直接走进去,季凡的神情还微微有些变化。
    季烛已经拿了圆球在玩儿,季燃坐在她旁边陪着,察觉到爷爷的视线,季燃抬头看了爷爷一眼。
    季凡回过神来,心中已是一番感慨,季燃长大了。他身体和心理都在成长,而且长得很快,快到好像他不用心看着,就错过了他的成长。季凡淡淡一笑,坐在了围栏外,把季烛想要爬过来拿的圆球给了她,道:“阿燃你过会儿去上课?”
    今天是休息日,但季燃有辅导班要上,上两周的时候,季燃刚报了击剑课程。
    “对,下午两点上课,一直到下午五点。”季燃回答道,他说完以后,将季烛要拿到嘴边咬的球笑着抢了过来,抬手摸了摸季烛的嘴巴,道:“李叔叔会来接我去。”
    季燃上课的地方在姜格工作室大厦内部,季燃去上课,李楠和小螃就负责照顾他。他们是姜格的工作人员,一直随着姜格,对季燃也是真喜欢。
    “哥哥,糖糖。”季烛拿着球,往嘴巴里放。
    季燃低头,无奈地把她嘴边的球拿开,然后从口袋里掏了一块奶球糖出来。他拆开糖纸,看了一眼季烛。季烛一双漂亮的眼睛,亮晶晶地盯着那个糖,见季燃突然没有了动作,季烛抬头看向哥哥。
    季燃拿着糖,笑着看季烛,道:“妹妹,该怎么跟哥哥说?”
    季烛眼睛微微一睁,睫毛也展开了,浓密的睫毛下,眼睛一亮。她头一低,眉头蹙起,小手合账,一边搓动一边奶声奶气地道。
    “哥哥,拜托拜托。”
    她只拜托了一下,季燃就把奶糖递给了她。小家伙吃到糖,甜的眼睛微微一眯,开心地笑了起来。她指了指哥哥的口袋,提醒道:“哥哥也吃。”
    季燃笑着拿了一颗糖,他拆开后,没有自己吃,转手递给了爷爷。季凡笑着接过,季燃这才拆了一颗给自己吃了。
    小小的书房里,爷孙三个人一人一块奶糖,奶香味弥散开来,伴随着三人的笑声,格外香甜。
    季燃和季烛都是听话的孩子,季凡不怎么费心费力。玩儿够了游戏,季凡也进了宝宝围栏,左手抱住季烛,右手抱住季燃,手里拿了童话书,开始给兄妹俩讲故事。
    爷爷讲的故事总是格外好听的,兄妹俩听得津津有味的时候,季凡的手机突然响了。季燃拿过了童话书,季凡笑了笑,接了电话。
    电话是公司打过来的,最近院线集团正在进攻欧洲市场,新的管理人经验不足,有些事情上还需要季凡坐镇。今天是关键时期,原本不想打扰季凡,可为了预防万一,还是联系了季凡。
    “嗯,你联系一下董事,过会儿我去开会。”季凡淡声道。
    “老师,要接您吗?”管理人问道。
    季凡看了一眼怀里的两个宝宝,道:“要,车子后面备两个儿童座椅。”
    管理人听完,先愣了一下,也没有多问,只点头应声道:“好,好的。”
    短暂地安排结束,季凡放下了手机。季烛并不知道爷爷刚刚在忙什么,拿了季燃手里的童话书,道:“爷爷,讲故事。”
    季凡看了一眼她手上的童话书,歉意一笑,道:“爷爷有点事情,你们陪我去趟公司,等事情结束,我给你们讲好么?”
    听爷爷说完,季烛也不算明白,看了一眼季燃。季燃点头说:“好。”季烛见哥哥同意,也点了点头,道:“好。”
    元亨院线集团大厦在南城金融街道上,集团并不单纯是个大厦,而是一座产业园。产业园正中央是集团大厦,园区内有公园有广场。院线集团也算和文娱产业接轨,集团的企业文化也做的比金融街道上的其他集团要强。
    季凡说要开会,高层的人都在等着了。季凡离开公司后,有事情也是在家里处理,很少会来到公司开会。所以高层们也格外认真严肃,站在电梯门口等待着。
    电梯门一开,季凡走了出来。
    他不是自己来的,怀里还抱着个一岁多的奶娃,手上还牵着一个五六岁左右的孩童。看着高层们脸上的表情有一瞬的凝滞,季凡抿唇,解释道:“孩子爸妈有事儿,先让我带一下孩子。”
    季凡的解释让大家随即一怔,要知道以前季凡做什么都是雷厉风行,□□果断的,从没有问过他们的意见,更何况现在还跟他们解释。
    没想到那么刚硬的一个男人,现在竟然这么柔和。
    原本也是管理人突然打电话让他过来坐镇的,还是他们打扰了季凡的天伦之乐的。而且他们是他的职员,老板做什么都是有理的。况且,这次有季凡过来,他们心里踏实了不少。
    管理人笑着说:“不好意思,当时没问您,就直接让您过来了。”
    身为管理人,没有管理好集团,有大事儿还要他坐镇,其实是他的失职。季凡并没有指责,只看了他一眼,道:“开会吧。”
    他一说完,起身朝着会议室走去,而后身后西装革履的高层们一一随着他进了会议室的门。
    季凡开会,季烛和季燃被放进了会议室里的休息室里。休息室是用玻璃隔断开的,季燃和季烛在里面,秘书处专门派了个有看孩子经验的秘书过来看着季燃和季烛。
    季燃和季烛倒也不用看,休息室里有玩具有书,两个小家伙不打扰爷爷工作忙,就在那里自顾自玩儿起来了。
    季凡今天没穿西装,离开公司后,他也放下了很多心思,整个人随和了不少。而在这种肃静认真的会议上,他部署着公司战略,听着高层们的报告,内敛沉静,又仿佛回到了以前的样子。
    季烛正玩儿着,看了一眼季燃,叫了一声:“哥哥?”
    “嗯?”季燃回过神来,视线从爷爷身上离开,笑着接过了季烛手上的球。
    “看爷爷干什么?”季烛道,“我们乖乖,爷爷很快过来。”
    这是季凡在放他们进会议室的时候说的。
    季燃回头看向了季凡,老人双手交握,手肘搁在桌上,眸光安静地听着会议室的管理人说着话。
    季燃也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,就觉得爷爷好帅。以后如果可以,他也想像爷爷一样。
    季凡的会议一直开到了中午,会议并没有结束,下午还要继续。带着两个小家伙吃过午饭,季凡领着他们去了他办公室的休息室里睡午觉。
    季烛今天一直在玩儿,喝过奶后很快睡着了,季凡坐在床边,给季燃讲着故事,哄他入睡。
    听着故事,季燃看着爷爷,现在的爷爷和会议室里的爷爷又不一样了。他现在很慈祥,声音也很好听,让人格外安心。
    “爷爷很厉害。”
    季凡翻页的时候,季燃突然说了这么一句。
    翻页的手微微一顿,季凡看着季燃,季燃对上爷爷的视线,道:“爷爷开会的时候。”
    季燃说他厉害,并不是因为会议室的人都听季凡的,而是季凡在的时候,会议室的其他人都很放心。季凡是他们的主心骨,真正的领导者。
    这是季燃第一次见到他工作的场景,季凡拿着故事书,看着季燃道:“阿燃也想像爷爷这样?”
    “想。”季燃笑着点头。
    看着孙子的笑脸,季凡也笑了起来,他摸了摸季燃的头,道:“阿燃会的。”
    “爷爷的一切,未来都是阿燃和妹妹的。”
    季燃午睡只睡了半个小时,李楠接到通知后,就来院线集团接季燃了。季烛刚睡醒,看到李楠来接季燃,眼眶一下就红了。
    孩子刚睡醒的时候是最没有安全感的时候,现在季燃离开,一家人好像只剩下自己了。
    在上车的那一刹那,季燃抬头就看到了季烛发红的眼眶,他没有坐下,冲驾驶座上的李楠说道:“李叔叔,你稍等我一下。”
    说完,小男孩推开车门,从车上下来了。
    “哥哥。”季烛张开了手臂。
    季凡把季烛放下了,刚一放下,季燃过来,抱住了妹妹。他抱着妹妹,小声安抚道:“哥哥要去上课,妹妹乖乖和爷爷在一起,等到下午妹妹饿的时候,哥哥就回来了。”
    “上什么课?”季烛的头埋进他的小胸膛里,白嫩的脸蛋鼓鼓的。
    “保护妹妹的课。”季燃道。
    季烛不怎么爱哭,家里只有她自己了,她也只是红了红眼眶。在季燃过来时,她的眼眶就已经不红了。
    听了哥哥的话,季烛的情绪缓和了下来,抬眼看着季燃。季燃笑了笑,从口袋里掏出了一颗奶糖,拆开后递给了季烛。
    “等哥哥回来。”季燃道。
    季烛咬住了奶糖,甜意让她情绪松懈,她点了点头。
    季燃上车离开,季烛恋恋不舍地看着车子离开的方向,好久没有回神。季凡看着小家伙的背影,想着要带着她走出那个情绪来。
    他抱着季烛,两人离开停车场,进了电梯。电梯没有回会议室的楼层,而是去了一楼。季凡抱着季烛,去了公司的小广场。
    秋日的下午,稍微起了些风,风不凉不热,吹得正是舒服。公司的小广场像是外面公园旁的小广场一样,设施俱全,还有小卖部和各色小吃店。
    季烛抱着爷爷的脖子,边吃着糖,边看着目不暇接的店面,注意力渐渐转移到这里来了。季凡抱着她到了小卖部门前,看了一眼外面挂着的东西,问季烛。
    “小烛要不要吹泡泡?”
    店主自然是认识季凡的,看到后,赶紧出来,喊了一声:“董事长。”
    季烛看到店主,低头礼貌地叫了一声:“叔叔好。”
    店主被叫的有些不好意思,连忙道:“是要吹泡泡的东西是吗?这个,这个,还有这个,都挺好玩儿的。”
    他介绍着的时候,季烛的眼睛却盯着别的地方。季凡看了一眼,季烛看中了冰箱里的冰淇淋。
    现在是秋天,但也还有热的时候,所以冰淇淋也一直没有撤柜。店主看到季烛的视线,刚要躲闪开,季烛奶声奶气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    “爷爷,冰淇淋。”
    小家伙说着话的时候,眼睛已经转向了季凡,黑葡萄一样的一双大眼睛,干净又澄澈地看着爷爷,等待着他的发话。
    季凡看着孙女的眼睛,道:“太凉了。”
    她还太小了,但她认识冰淇淋,以前应该是吃过,不过季凡也不确定,这种东西,还是少给孩子吃的好。
    季烛现在已经完全忘了哥哥离开,听爷爷说完以后,眼角微微耷下,眼睫毛都顺着弯了下来。
    季凡去挑吹泡泡的东西了,季烛看着冰箱里的冰淇淋。嘴里的糖还没吃完,吃着甜甜的糖,她突然想起什么来。
    “爷爷。”季烛又叫了一声。
    季凡停下挑选,回头看她,应了一声:“嗯?”
    季烛脸上的不开心全然消失,她的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。在季凡看过来时,眉头微微一皱,抬眼看着他,小手放在一起,小小地搓了一下。
    “拜托拜托。”
    秋风吹过,季凡的呼吸微微一滞。
    季烛歪了歪脑袋,又搓了搓小手,笑眯眯地看着爷爷:“爷爷……冰淇淋。”
    季凡的唇抿成一道线,仔细看了季烛一眼,他轻叹了一口气,最后转头和店主道:“给我一支冰淇淋。”
    “谢谢爷爷!”季烛一把抱住了季凡,小脑袋开心得像是拨浪鼓。
    要是季燃这样要冰淇淋,季凡是绝对不会给的。
    孙子和孙女,总归还是不一样的。
    游乐园新的项目是滑雪场,南城没有雪,季铮给姜格造了一片雪。
    北城是雪城,一年里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在下雪,对于雪上项目的玩儿法,姜格基本都会。原本只以为她会滑冰,没想到滑雪也滑得这么好。
    女人穿着滑雪服,白色的滑雪服依然能看得清楚她纤细的身段,她的身体灵活敏捷,滑雪板顺流而下,动作利落又漂亮。
    滑雪场是试营业,今天是周末,也有人过来玩儿。南城本地的人,会滑雪的稍少一些,所以看到姜格这一顿操作,不少人给她鼓掌喝彩。
    姜格毫不在意,身体灵巧一转,而后冲着旁边休息区的季铮滑了过去。在她滑过去的时候,季铮已经张开了手臂,姜格最后一下收住力气,然后整个人松力,趴在了季铮的怀里。
    即使穿着厚厚的滑雪服,她也没有多重,季铮笑着抱着她悬空转了一圈,而后稳稳落了地。
    “高兴么?”季铮把她的眼睛往上一摘,笑着问道。
    姜格不用说,她下弯的眼角就给了他答案,姜格点了点头,道:“高兴。高兴得我都忘了阿燃和妹妹了。”
    那是最高等级的高兴了。
    姜格一说完,季铮笑了起来。
    两人上午的时候过来的,在游乐园玩儿了一上午,吃过午饭后就来到了滑雪场。姜格像是有用不完的精力,一直在雪场滑着,季铮怕她累着,才让她过来休息一下。
    两人坐了一会儿,看着滑雪场上的人闲聊着。
    “等妹妹大一点,带着她过来玩儿玩儿。”
    “阿燃会滑冰了,滑雪教一下应该就会了。”
    两人说完以后,季铮突然一笑,姜格笑着看他,季铮道:“不是说高兴得忘记阿燃和妹妹了么?”
    姜格回过神来,望着头顶的天空,道:“可是最高兴的时候,其实还是想着他们的时候。”
    夫妻两人又是对视一笑。
    姜格休息一会儿后,从长椅上起身,季铮看着她起来,姜格抬手压下了他的肩膀,道:“我去趟洗手间。”
    季铮点头后,坐在那里等她,姜格脱掉鞋子,去了洗手间。
    洗手间就在滑雪场内休息室里,季铮这个位置也能看到。他看着姜格走进洗手间,安静地等着她。不一会儿,姜格出来了。
    她出来以后,就抬眼看向了他,但她没有马上过来,而是被一个人给拦住了。
    和上次一样,拦住姜格的是一名少年。姜格目前只演电影,人也渐渐成熟,没有了流量光环,却有了姐姐光环,收获了大批弟弟粉。
    少年身上还穿着滑雪服,从钱包里拿了照片出来,不知道是激动还是冻的,脸有些红。
    “姐姐,帮我签个名吧。”
    少年看着也就十**岁的年纪,姜格看了季铮一眼,又看了他一眼,张开了手。少年赶紧把照片递给她,另外还拿了笔出来。在她签名的时候,少年拿出了手机。
    “我和我先生出来玩儿的,不要拍照。”姜格道。
    冰天雪地里,姜格说得话很平淡,但却也带了一丝冰冷冷的味道。
    少年赶紧把手机收了起来,看了一眼不远处坐在长椅上高大挺拔的男人,笑着说:“放心吧姐姐。”
    少年还是挺乖巧听话的,姜格签完以后,抬眸跟他说了一声:“谢谢。”
    签完名,姜格和少年合了个影,而后回到了季铮身边坐下了。她拿了滑雪板穿上,旁边季铮伸手帮忙,问道:“又是粉丝。”
    将滑雪板套上,姜格想起上一次来游乐场发生的事情。她看着季铮,笑着问道:“你吃醋了?”
    看着女人的笑脸,季铮笑容依然温柔,道:“原本喜欢你的人多我该高兴的,而且也知道你喜欢我,但还是会被激发出一些占有欲。”
    像季铮这样温柔的男人,激发他的占有欲还是挺不容易的。
    姜格拆掉了手套,笑着握住了季铮的手。两人都戴着婚戒,季铮的手掌宽大,手指修长,包裹着她纤细的手,婚戒在雪光下闪闪发亮。
    姜格牵着他的手,对准了湛蓝的天空,她拿了手机出来,拍了一张照片。
    拍完以后,姜格点开了微博,说:“我要发微博。”
    她的手有些凉,季铮握着她的手,笑看着手机屏幕,道:“什么微博。”
    姜格没再说话,她点开了微博的界面,把刚刚拍的那张照片添置上了。照片拍得很好看,在人造雪的映照下,色彩格外明艳。
    姜格把图片添上,而后配了文字。
    季太太独属于季先生。